"另类"乡村教师:乐呵、霸蛮、“凶巴巴”

 

株洲新闻网9月7日讯(通讯员 王亚 贺文峰)9月3日八点整,醴陵沩山镇东堡中学,上课铃响,孩子们欢快走进教室。

9年级1603班教室门口,班主任罗敏已经笑意盈盈地在等待暑期归来的孩子们。开学第一课,罗敏抛出话题是“习惯养成”:你有哪些好习惯,你有哪些需要这个学期去加强培养的好习惯?

学生王奕走上讲台,“我的优点是热心助人,这个学期,我想养成阅读的好习惯……”

罗敏的教育理念是学生人品比分数重要,还有自己独创的教育三部曲:初一着重习惯养成、条目上墙;初二积分表上墙,比一比好习惯,比谁进步最多;初三了,教室墙壁却空空荡荡,为啥?孩子们的好习惯已经铭刻在心变成了行动。

32年的乡村教育经验,已经让罗敏在工作中游刃有余,“从没有觉得累,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会感到累,每天都有新的气象,也收获快乐。”

罗敏就是如此用32载年华书写乡村教师这张答卷,用生命影响生命,用智慧点燃智慧。

当老师有趣:19年住校陪伴学生

罗敏说,自己如此热爱当老师,可能从小就播下了热爱的“种子”。

父亲在工厂上班,母亲是农妇,是那个年代里典型的“半边户”家庭。父亲忙工作,母亲忙农活,清晨傍晚两头见不到大人,3岁和6岁的两个弟弟就由姐姐罗敏带着,“因为父母忙,在带弟弟的过程中,养成了责任感,和动脑筋想办法处理事情的习惯。”

7岁的罗敏就开始当“小老师”。村里开办了“红孩子班”,专门教授孩子们识字。老师让她写几个字,她的工整字体让老师惊讶,就让她教其余的孩子识字。当老师的“种子”,从此在罗敏心中埋下了。

梦想照进现实。1987年,罗敏从株洲师范学校毕业,成为一名乡村教师,教孩子们数学。

之后她当班主任,也当过校长,先后在醴陵市孙家湾镇中心学校、左权镇中心学校、沩山镇中心学校任教。

罗敏的课堂,让孩子们觉得最有趣的是“变”,每一堂课,老师都有新点子,下课了,学生们很遗憾,“怎么就上完了?”她自己则总结为“不断去创新和进步”。比如她将抽象枯燥的数学理论用生动直观的语言和画面淋漓尽致展现出来,惧怕数学的孩子,从罗老师的课堂发现,原来数学可以这么的平易近人。

有学生做错了题目,埋着头,以为批评会如期而至,抬头却看到老师的笑脸,一句“错误就是成长”,让学生找到再来一次的力量。对待学生们的错题,罗老师也是乐呵呵,“你们错得千奇百怪,才是正常,如果大家错误一样,那就说明我没有讲好,或者,你们是互相抄的。”

哄堂大笑,学生们体验在错误中成长和成就诚信品格。

当了32年老师,罗敏有19年都住在学校陪伴学生,生了女儿后,她也带着孩子住在学校,仅仅因为“和孩子在一起很有趣。” 每年开学,罗敏向学校提出的要求是,一定要让我当班主任,离开孩子,不知道该怎么活。

 

这个老师有点“凶”:但家长争着把孩子交给她

青春期的学生都爱追求时尚,喜欢穿牛仔裤,罗敏见了皱了眉头似乎有些凶巴巴:“不要穿牛仔裤,这个要听罗老师的。”

接着她会详细跟学生说牛仔裤对生长发育的影响,学生明白了老师的良苦用心,也接受了老师的“凶巴巴”,知道老师的严格全都是为了他们。

班级规章制度特别严格。规定不能迟到,罗敏就自己每天7点之前到校。这样,即使到校最早的孩子,也能一进校门就看到罗老师的身影,她说是为了“给学生们做榜样”。但这个有点“凶”的老师很受学生爱戴。

因为有偷窃的黑历史,马俊奇(化名)是一个被很多班级嫌弃的学生。罗敏说,我要了。

一次,语文老师说课堂有学生违纪,罗敏黑着脸走进教室,扫了下全班学生,“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这个同学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下。”

课后,马俊奇找到罗敏,“谢谢老师给我留面子,下次我一定会改,不会再犯了。”回到教室马俊奇告诫同桌,“小心点,罗老师有天眼,我们做的事情她都知道。”

罗敏心里偷着乐,“我哪里会知道谁干的,心理战而已。孩子只有从小严格要求,才会养成终身受益的好习惯。”

学生张伟(化名)患有癫痫,因为吃饭的问题和家长顶嘴,张妈妈求助罗敏。

“他在学校听话着呢,不可能吧。”罗敏接着开玩笑说,他是你的儿子,吃饭的问题你可得自己管。

张妈妈急了,“他也是你的孩子!儿子说在学校我们罗妈妈说我,但可不是像你这样的。”

罗敏握着电话眼眶就开始发热,“这个孩子在学校从来没有叫过我罗妈妈,在家里他这么称呼我,真有想流泪的感觉。”

凡是罗敏执教过的学校,很多家长都想“开后门”把孩子放到她班上来,因为“罗老师真正把心放在了娃娃身上。”

成为学生们的“罗妈妈”,丈夫却对罗敏一直有责怪,“对女儿,你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一次,她带着女儿在学校陪伴学生,没有注意,滚烫的开水烫伤了孩子的腿部,送医院急救后。她又将女儿带回学校,在孩子睡觉的床上打了个简单的架子不让物品触碰到腿部,便继续工作上课,孩子就继续自个玩。

罗敏说,现在的女儿成长得阳光自信,“但那一次烫伤女儿的愧疚,一直在心里。”

雨天“霸蛮”行动:至今想起来都后怕

罗敏也曾有到城里学校任教的机会,但城里学校递来的求贤信,家里亲人铺就的进城路,都被罗敏否决了。罗敏的想法很简单,家长带着孩子去城里上学,很辛苦。家门口有所好学校,就是给他们减负啊。

那一年,罗敏到醴陵新阳乡南山小学当校长。“那是我第一次当校长,就想把山里学校弄得美美的,和城里一样。”

绿化校园需要树木、草皮,都是钱,但钱从哪里来?

校长罗敏走村串户募集捐款,特别是村上在外办企业的老板,“那几年大年初一都没有给父母拜年,一大早就去了回家的老板们屋里拜年,请求支持。”

罗敏说,村里人家走多了,就连路边的狗,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一看那家的狗,就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她大笑,你想想啊,狗都是护家的,如果那家人的狗在路边溜达,一准这家有人,“家里没有人呢,狗一定是蹲在门口的。”

那一年,这所山村学校通过国家“两基”验收,称为“花园式学校。”

1998年,罗敏调任新阳乡新铺完全小学任校长。上任第一天,一名家长堵在校长门口,逼罗敏开转学证明。

家长用脚投票,让孩子转学,一定是我们的学校没有让家长满意和放心。劝说无用后,罗敏开出转学证。放下签字笔,她决定要改变。

让学校每周升旗仪式隆重而热烈,国歌声在山间盘旋,孩子昂起了头,步伐也有力了;要求老师每天坚持作业,开展各种课外活动……

仅仅半个月,那位坚决要转学的家长又“堵”在校长门口,这一次,是要把孩子转学回来,罗敏问,为啥又要转回来?家长有点不好意思,“学校变化太大了,孩子上学离家近,放心些。”

有一次,雷雨交加,罗敏想到学校一间危房屋顶漏水,里面装满教学仪器。“我想都没想就带了4个男生冲进去抢仪器,我们5个人刚刚跑出去,房屋就倒塌了。”

暑假期间,已经成人的4个男生结伴回来看罗敏,刚刚见面师生就紧紧抱在一起,“我们都活着,又见面了……”

罗敏说,和这4个学生,已经是生死之交,“至今想起当年的场景,就觉得后怕。”

今年8月,罗敏获评湖南省最美乡村教师。

责任编辑:谭筱

精彩推荐